新闻资讯/ NEWS
最新活动
热点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热点新闻
安徽灭门案"主犯"因测谎未过关蹲7年冤狱

2014年1月11日上午,在合肥滨湖医院,代克民由政府人员陪同做身体检查。京华时报(微博)记者王苡萱摄

人物:代克民,今年53岁,安徽亳州蒙城乐土镇前代庄村民,2006年9月被警方抓捕,与另两名被抓的李保春、李超被控2002年共同制造前代庄一起灭门案,3人被判处死刑后上诉,安徽省高院发回重审后改判死缓,再上诉后又改判无期,直至今年1月10日3人被无罪释放(详见本报1月11日报道)。

4月2日,代克民来到亳州市中院国家赔偿委员会,递交《国家赔偿申请书》,要求该院赔偿其误工损失、身体伤害及精神损失费等共计318万元,亳州中院于当天立案。京华时报记者从李保春、李超的辩护人处获悉,两人也提出了每人280余万元的国家赔偿申请。

昨天,代克民称,国家赔偿申请立案至今一个多月,当地政法委和亳州中院找他们谈过几次,但无实质性进展。

谈拘捕

当年被拘捕,听说是测谎没过关

京华时报:2002年8月4日凌晨,前代庄代克俭及其孙子代坤、重孙女代晶被人杀死,儿子代春亮、儿媳胡彩荣亦受重伤。当夜你在哪里?

代克民:我是乐土镇中学的老师,当年教初三两个班的数学,还兼任其中一个班的班主任,教学任务很重。案发前三四天我一直住校,考虑到80多岁的老母亲身体不好该回家看看,自己的衣服也该换洗了,8月3日下午放学后,我解答了学生的几个问题后回家了。

到家时天刚黑,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和家属吃完饭看了会儿电视,就像平常一样和家属睡在院子里,当晚什么也没听见。

京华时报:你何时得知代克俭家多人遇害的?

代克民:第二天早上五六点,我起床洗漱后准备出门回学校,听见外面村民都在说代克俭一家被人杀了。我不相信,怎么可能呢?所有村民都不让离开村子,紧接着警方和县委的人组织村民在村西头开会,我在去开会的路上看到了代克俭一家被杀的现场,很吓人。

京华时报:警方是什么时候找你调查的?

代克民:警方陆续让村里与他家有矛盾的村民到派出所接受询问,我应该是案发几天后去的,他们问我代克俭家与谁家有矛盾、我是否知道案情,我说我经常在学校住,对村里的情况不了解。包括我在内的不少村民在派出所待了一周多,后来我给时任县公安局局长写了一封信,说这个案子确实与我无关,还有两个班的学生在等着我回去上课,第二天就让我回家了,一两个月后才让我回学校上班,之后4年都没什么事。

京华时报:为什么2006年9月22日,时隔4年之后你又被警方拘捕了?

代克民:当天早上8点左右,派出所的人叫我过去了解情况,警察把我拉到蒙城县一个宾馆,我被叫进一个房间,里面的人穿便装,有台机器,像是做心电图的,他们往我的手腕、腰部上夹子,连到机器上,问我一些与代克俭家被害有关的话题,具体问题我记不清了,问了不到10分钟,屋里的两个人就把我带走了。

他们把我拉到蒙城县刑警队,给我戴上手铐后又拉到庄周派出所。我问为啥给我戴手铐,说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他们说你别啰嗦,也不回答我的问题。后来我听说是因为当天测谎我没过关。

谈审讯 

连审20昼夜,生幻觉听同事念悼词

京华时报:你在庄周派出所经历了什么?

代克民:几个便装男子拿着铁棍给我戴脚镣,我被吓得不敢吭声。之后他们反复问我有没有杀人,我都说没有,熬了好几天,不让睡觉。当时我感觉地面像一个碗,往下陷,墙壁也都烂了,像虫子在爬。再之后,他们把我拉到另一个陌生地方审讯我,后来又拉到蒙城县看守所。

京华时报:在看守所待了多久?

代克民:他们继续审我,不知道审了多久。我听见房后有我家人在说话,隔壁有同事在给我开追悼会,有老师在给我念悼词,后来我才知道这都是幻觉。

只要我说没杀人,他们就打我。后来他们把我拉到亳州市看守所,连续审了我20个昼夜,这是我后来听看守人员说的。

前10个昼夜是蒙城警方审的,审讯人员把我的手铐提到小手臂处,把手臂放在老虎凳上,他们用脚踩手铐,当时手臂就流血,手背也发紫,剧痛难忍。还有拉背铐,把我的一只手从肩膀绕到后背,另一只手从腰部绕到后背,再给双手铐上手铐,还把手铐提起来、在手铐下塞上装着水的矿泉水瓶,当时胳膊就不能动,像断了一样。

    后10个昼夜是亳州警方审的,他们经常不给我吃喝、不让睡觉,大冷天让我坐在泼了凉水的老虎凳上,扒光我的衣服,还从头上浇凉水,开风扇对着我吹,逼我吃装了芥末的辣椒,逼我承认杀人了。

后来他们还逼我写悔过书,我被折磨得受不了了,非常绝望,想以死解脱,就承认杀人了。但他们问我怎么杀的,我还是不知道,他们就继续用刑,没办法,只能自己胡编。编得不合他们的意思,他们就让我再想,直到他们满意为止。

 

北京易锐视技术有限公司雷达测速仪速度反馈屏移动测速仪手持雷达测速仪